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网  >> 时事新闻  >> 国内

南昌飞秒激光哪家医院好

2017-12-13 03:50:36    来源:南昌普瑞    编辑:欧阳涵

南昌飞秒激光哪家医院好,南昌超高度近视怎么办,抚州准分子激光治疗近视眼的费用,宜春眼睛近视手术多少钱,抚州眼科医院哪个最好,景德镇准分子手术价格,南昌激光治疗近视手术费用

原标题:国学课 | 读懂了这些词牌名,就读懂了中国人的深情

  新华日报微信公号消息,诗歌本就源于唱和,一声声简单的曲调,浅素直白地道出赤子之心。

而词,在文学的酝酿中,慢慢发酵,更显精致。

用曲调的婉转清丽,用情感的绵密细腻,唱出一支支锦书难托,道尽一声声寒蝉凄切。

一个词牌,一种曲调,一段心思,一往情深。

点绛唇

江南二月春,东风转绿苹。

不知谁家子,看花桃李津。

白雪凝琼貌,明珠点绛唇,

行人咸息驾,争拟洛川神。

——江淹《咏美人春游》

“点绛唇”就是美女的上下唇各画一个红色半圆,合起来呈现出一个樱桃小口。这个美丽的词牌名,源自

南朝文学家江淹的诗《咏美人春游》。

樱桃微启,皓齿半露。白雪凝琼貌,明珠点绛唇。女子之美,在唇色的点染中,晕开一抹绝色。

红杏飘香,

柳含烟翠拖轻缕。

水边朱户。

尽卷黄昏雨。

烛影摇风,一枕伤春绪。

归不去。凤楼何处。

芳草迷归路。

——苏轼《点绛唇·红杏飘香》

苏轼本是性情中人,悬想伊人,相思难,两人情境,一样相思,无计团圆,对杏香柳烟之一往情深,

与芳草迷路之归去无计,相反相成,愈神往,愈凄迷

采桑子

这个词牌名的由来,跟我们熟知的一位美人有关。

据传汉光武帝叔父赵王经过一带桑林,发现桑荫中有一丽人,秀艳动人。便上前调笑,丽人不为所动。后经打听才知是属下的妻子。

赵王不愿担上一个调戏下属之妻的恶名,于是命人大张筵席,邀请 秦罗敷前来赴宴。秦罗敷不敢拒绝赵王,只能如约而来。酒过三巡,话语有些轻薄。

这时罗敷不慌不忙地说要为他弹唱一曲以助酒兴,便以纤纤玉手拔动筝弦,轻启朱唇,唱了一曲《陌上桑》,既严辞拒绝了赵王,还对他进行了含蓄的规劝。赵王不敢违背朝庭提倡的礼法观念,只好怅然作罢。

辘轳金井梧桐晚,几树惊秋。

昼雨新愁,百尺虾须在玉钩。

琼窗春断双蛾皱,回首边头。

欲寄鳞游,九曲寒波不泝流。

——李煜《采桑子· 辘轳金井梧桐晚》

一首秋怨词,思妇想寄书问候远方征夫,却因山重水隔以致音讯难通。

而词人对入宋不归的弟弟,也是无限思念。

景中满是秋意,画中有人,人外有秋,秋内有思,秋风秋雨关秋思,离情别恨联秋怨。

婉约蕴藉,回味悠长。

后庭花

丽宇芳林对高阁,新装艳质本倾城。

映户凝娇乍不进,出帷含态笑相迎。

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

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

——陈叔宝《玉树后庭花》

陈后主在位期间,不问政事,每日在宫中与嫔妃近臣游宴,其有一妃子张丽华,深受后主喜爱。

张丽华艺貌双佳,发长七尺,黑亮如漆,光可鉴人。脸若朝霞,肤如白雪,目似秋水,眉比远山,顾盼之间光彩夺目,照映左右。

陈后主“耽荒为长夜之饮,嬖宠同艳妻之孽”,国家大事竟到了“置张贵妃于膝上共决之”的地步。

南陈灭亡后,杨坚对陈叔宝仍然极为优待,常邀请他参加宴会,又恐他伤心不奏江南音乐,而后主却从未把亡国之痛放在心上。

烟笼寒水月笼沙,

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国恨,

隔江犹唱后庭花。

唐代诗人刘禹锡一首《泊秦淮》,

形象的描绘了

陈朝因穷奢极侈而亡国的故事,

《后庭花》,

遂成预兆不祥的靡亡之音。

南歌子

齐僮唱兮列赵女,

坐南歌兮起郑舞,

白鹤飞兮茧曳绪,

修袖缭绕而满庭,

罗袜蹑蹀而容与。

翩绵绵其若绝,

眩将坠而复举。

翘遥迁延,痉画蹁跹。

结九秋之增伤,

怨西荆之折盘,

弹筝吹笙,更为新声。

——张衡《南都赋》

《南歌子》的词牌名,来自张衡的《南都赋》,

因“坐南歌兮起郑舞”句,唐教坊取以为曲调名。

手里金鹦鹉,

胸前绣凤凰。

偷眼暗形相,

不如从嫁与,

作鸳鸯。

——温庭筠《南歌子·手里金鹦鹉》

公子倜傥,鹦鹉凤凰。

女子或是低首敛眉,心思娇巧,可否举案齐眉?

忆秦娥

箫声咽,

秦娥梦断秦楼月。

秦楼月,

年年柳色,灞陵伤别。

乐游原上清秋节,

咸阳古道音尘绝。

音尘绝,

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李白《忆秦娥· 箫声咽》

月下箫声凄咽,当年繁华梦断不堪回首,“音尘绝”,悲感愈深。

“西风”八字,只写境界,兴衰之感都寓其中。

其气魄之雄伟,实冠今古。

古人对此词评价很高,誉之为“百代词曲之祖”。

眉妩

让他一生为你画眉。

“敞为妇画眉,

长安中传张京兆眉妩。”

《眉妩》的词调名

源自张敞为妻子画眉的美丽故事。

传说张敞很小时候见到一个老人说:“我是月下老人,这本《鸳鸯谱》记载了世上夫妻的姓名。”张敞好奇地问:

“那我将来的妻子是谁呢?”老人翻了翻书,指着不远处一户人家说:“那间屋子门口的摇篮里睡着的女娃,就是你将来的妻子。”

张敞走过去一看,女孩又脏又丑,竟不懂事地捡了块小石头,朝小女孩的脸上扔了过去。小女孩的脸上流出了血,哇哇哇地大声哭起来。

十八年后,做了官张敞由媒婆介绍了一门亲事。女方是本地首屈一指的大美人。新婚第二天,张敞见妻子坐在镜前描眉。

细看之下,竟发现眉角有一道淡淡的疤痕。

张敞奇怪道:“夫人,你眉毛怎会这样?”夫人恨恨地道:“我小的时候,躺在摇篮里睡觉,不知哪个缺德鬼用一块石头砸在我的眉角上,后来结了疤,眉毛也短了截。”张敞听了,才想起童年时月下老人说过

“姻缘本天定”的话。

张敞自然不敢告诉妻子这段故事,只是对她说:“夫人莫要生气。今后我每天早晨都帮你画眉,让你的娥眉完美无缺。”后来,张敞为妻子画眉的事传了出去,被京城中人讥为 “张京兆眉妩”。

千百年来,这个温柔浪漫的故事,引来多少人的艳羡,因此也有了 词牌《眉妩》。

渐新痕悬柳,澹彩穿花,依约破初暝。

便有团圆意,深深拜,相逢谁在香径。

画眉未稳,料素娥、犹带离恨。

最堪爱、一曲银钩小,宝帘挂秋冷。

千古盈亏休问。

叹慢磨玉斧,难补金镜。

太液池犹在,

凄凉处、何人重赋清景。

故山夜永。

试待他、窥户端正。

看云外山河,

还老尽、桂花影。

——王沂孙《眉妩· 新月》

烟波浩渺,深情九转。

一个词牌,一阙词心,流淌在精致里,糅合于天地间,最美不过人间词话。

原标题:读懂了这些词牌名,就读懂了中国人的深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 首页 龙江滚动 国内 国际 文娱 体育 深度 财经 军事 历史 时事新闻 异闻录